湖北宜昌,一座烂漫开阔的烟火之城_长江

湖北宜昌,一座烂漫开阔的烟火之城_长江
湖北宜昌,一座艳丽开阔的焰火之城 ▲ 宜昌至喜长江大桥。 宜昌的长江物语 大约由长江刻画而成的城市,生就一副大开大合的容貌。山川的浪漫磕碰,为宜昌留下恢宏壮美的景象,也刻画了宜昌人浪漫开阔的性情。作为长江的咽喉,历经烽火、缤纷,惯看风云的宜昌,却能保留住最美的人间焰火。 大江大河,是为宜昌 宜昌是湖北地势最丰厚的城市之一。 高山崖溅,江河溪水,各种地貌形状在宜昌间或交织,交织出一幅唯美雄壮的画卷。 ▲ 西陵峡,三峡人家。 气势磅礴的长江水,自唐古拉山奔涌而出,一路高歌猛进,过四川,经重庆,穿越绵绵的巫山山脉,在重庆湖北接壤之处,形成了“我国最值得一看的景象”——三峡。 所谓三峡,是指瞿塘峡、巫峡、西陵峡三大峡谷,其间最长、最险峻、最壮美的西陵峡,就坐落在湖北宜昌。 ▲ 宜昌地理方位。 坐落湖北省西南部的宜昌,地处鄂西山区与汉江平原的过渡地带,高地相差悬殊,崎岖绵绵的线条,将宜昌装点得极富节奏感。 ▲ 长阳土家族自治县,是湖北宜昌所辖的一个自治县,地属长江上游清江流域,境内山峦崎岖,沟壑纵横。 穿城而过的长江,在宜昌倾注而下,留下“万仞山,千丈水”的壮美景象,也赋予了宜昌大江大河的豪放气势。也是在宜昌,长江上游及中游的边界,有了清晰的分野。 此外,雄奇险峻的高山峡谷,一落千丈的长江,在宜昌的浪漫相遇,也磕碰出水利发电的新式动力。 ▲ 三峡大坝。 1970年,为了缓解华中区域工业用电的紧缺局势,国家把目光投向了斜度陡、落差大的长江三峡出口南津关一带。南津关坐落宜昌市区西部,这儿峡长谷深,不光水利资源丰厚,也是天然的优秀坝址。所以,我国万里长江榜首坝——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建造,被提上了日程。 ▲ 葛洲坝。 历经18个年初,1988年,整个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彻底竣工。兴修的两座电站厂房,别离建立在二江和大江,多年来的均匀发电量为141亿度,不只满意了湖北省的用电,还能够把剩余的电流输往湖南、河南等地。 ▲ 三峡大坝船闸和两边的输电塔。 作为三峡水利工程的一部分,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兴修,使得长江上游水位进步20多米,有用地改进了三峡航道的险峻,自尔后“高峡出平湖”。待到2006年,间隔葛洲坝38公里的三峡水电站,也全线建成。至尔后,“千里江陵一日还”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不再仅仅李白的浪漫梦想。 天分浪漫,坚贞报国 对宜昌有着浪漫梦想的,李白并非是榜首人。 在宜昌,山川的磕碰,造就水利动力的一起,也刻画了艳丽壮美的天然景象。面临着极致、独特的天然景象,日子在宜昌的古人,不免会对脚下的土地生出唯美的幻想。 ▲ 坐落在重庆巫山县的神女峰。 在幻想力的加持下,深居峡谷的下牢溪,是大禹之父鲧,镇锁恶龙的当地;黄牛岩上神人牵一神牛的天然图景,是黄牛助禹开峡的印记;而巫山东侧的神女峰,则是神女瑶姬消除十二恶龙后的化身。 ▲ 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屈原祠。 代代撒播的神话传说,赋予了宜昌人天分艳丽的性情。春秋战国时期,诞生在楚国丹阳(今宜昌)的屈原,创始了我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先河。 在他的笔下,既有“乘龙兮辚辚,高驼兮冲天”的豪放;亦有“心郁郁之忧思兮,独永叹乎增伤”的苦闷;既有“青云衣兮白霓裳,举长矢兮射天狼”的无畏,也不缺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坚贞。 ▲ 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屈原祠。 这样有抱负、有崇奉的屈原,在宦途的道路上,走得并不顺利。寻求至善至美的他,在官场上成为“独清”“独醒”的异类,终究由于抱负主义的幻灭,自投于汨罗江。 为了留念这位正直的先贤,几千年来,宜昌甚至全国的大众,将屈原和端午节联络在一起,每年在屈原逝世的五月初五,号角长鸣、鼓乐阵阵、游江招魂,自发留念这位心爱又可敬的诗人。 ▲ 湖北宜昌,秭归县龙舟选手在进行传统龙舟竞赛。 或许是受屈原精力的感化,爱国、献身的基因刻在了宜昌人的血脉里。西汉初期,大汉王朝的政权尚不安定,西域边境经常遭受到匈奴的侵扰,在其时的情况下,和亲是保护边境平和最为直接有用的办法。 但是,在其时华夏王朝的刻板形象里,匈奴是茹毛饮血的标志,因此面临匈奴呼韩邪单于的求婚,整个西汉皇宫内,竟无一人答应。念及深受战役磨难的边境大众,和自己将老死宫中的苍凉结局,与屈原同为宜昌秭归人的王昭君,挺身而出,自愿出发北去,远嫁匈奴。 ▲ 内蒙古呼和浩特昭君墓,王昭君、呼韩邪单于雕像。 自昭君出塞后,汉匈联络安稳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,“边城晏闭,牛马布野,三世无犬吠之境,黎庶忘干戈之役”。因此不少人以为,王昭君的劳绩,可比肩汉朝名将霍去病。 长江咽喉的自我涵养 东汉末年,跟着华夏王朝的式微,政权中心逐步向南搬运。作为长江上的重要节点城市,宜昌的战略重要性,逐步突显。 ▲ 宜昌远安县鸣凤镇城雕。 东汉末年,群雄逐鹿,中心政权由三方实力区分,曹魏守华夏,东吴占江东,蜀汉据巴蜀一带,这三方实力的交角地带,就落在宜昌东侧的荆州。 在这三方实力中,蜀汉政权是兴起最晚、实力最弱的一个,一场以少胜多的赤壁之战,扭转了蜀汉的颓势。最鼎盛时,三国实力接壤处的荆州大部,皆由蜀汉的关羽据守。作为荆州与蜀汉之间的仅有水上通道,长江关于蜀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,而荆州西侧的江城宜昌,天然也成为蜀国的重要城市。 ▲ 荆州。 但是,将宜昌的战略方位利用到极致的,却是东吴名将陆逊。 当关羽出动军队攻击曹操据守的襄阳、樊城区域时,吕蒙褪去戎衣甲胄,伪装成商人的打扮,狙击关羽驻扎的荆州三郡,趁蜀国来不及反响,陆逊率兵占领荆州西侧的宜都(今宜昌宜都市),切断了蜀中与荆州的联络,终究导致关羽失掉荆州,败走麦城(今宜昌当阳市)。 ▲ 宜昌当阳市关陵庙关羽铜像。 图/VCG 失掉荆州后,蜀国当然不甘心,为了夺回荆州,公元221年,刘备“倾国中之兵七十五万”征伐东吴。陆逊故技重施,将刘备大军困在了宜昌细长的长江谷道之中。夷陵之战的失利,让克复汉室,成为了刘备的一场空梦。 但是,东吴占有宜昌的日子也并不持久。“王濬楼船下益州,金陵王气黯然收。”公元280年,失掉宜昌后,东吴毁灭,三国争雄的年代也告一完结。 ▲ 宜昌宜都市上空云海翻腾。 历经一千多年的安稳年月,1938年,宜昌再度陷于缤纷。 1938年10月,跟着上海、南京、武汉的连续失守,国民临时政府自武汉搬往重庆,大批民族工业和人才也随之紧迫内迁。 在其时的情况下,进入四川,只要长江水路这一条通道。此刻武汉业已失守,日军正沿着长江,向西南行军。9万吨重要战略物资,100万吨左右的零星物资,外加大批军政要员和数不尽的难民集聚在“入川门户”宜昌。 ▲ 长江,宜昌猇亭区。 为了顺利完成这次撤离,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水陆运送办理委员会主任的卢作孚,特意提请交通部在重庆搜集2000艘木船,宜昌的渔民也并未不屑一顾,纷繁捐出家中木船,并在码头上充任志愿者,协助此次撤离。 ▲ 图1:装满物资开往重庆的民生货轮;图2:囤积在宜昌码头的抗战物资;图3:宜昌大撤离结尾——1944年重庆朝天门码头。 短短40余天,滞留在宜昌的数十万人员已运送一空,战略物资也运送多半。这次“宜昌大撤离”,成功保住了我国民族工业的命脉和大批人才。晏阳初先生,特将之比作为“东方的敦刻尔克大撤离”。 “长江味儿”的食物底色 当全部喧嚣闭幕,留在宜昌的,依旧是滚滚长江水,和街上轮流飘过的花香。 或许在宜昌人的心中,过往的全部并没那么重要,眼下的闲适日子,才是最值得留心的。 ▲ 宜昌,老街。 由于接近长江,承接入川、出川的各种物资,码头是宜昌人最常见的作业地址。因此宜昌人的饮食习惯,也颇有些火辣的码头特征。 类似于川渝,辣同样是宜昌食物的底色。宜昌的清晨,是红油小面味儿的。一大早,宜昌街上的小面馆,就在门口支起大锅,大块的骨头在锅里上下沉浮,散发出香浓的滋味。不一会儿,门口就排起长队,只为等候一碗酥麻飘香的红油小面。 ▲ 红油小面。 不同于川渝的红油小面,碗中只要面,宜昌人煮小面时,往往会撒上一把煮好的黄豆,增加几块牛肉,或是加一勺肥肠,最终淋上一勺红油,将一碗面装点得尤为丰厚。 如果说,一碗热腾腾的红油小面,温暖了宜昌人整个冬季,那么宜昌的夏天,则有凉虾送来的清凉。 ▲ 凉虾。 由大米浆做成的凉虾,有着半透明的琥珀色质地。将其放置在红糖水中,翩然翻飞,在碗中掀起轻轻波涛。再加些艳丽的果块,将凉虾烘托得更为心爱。 ▲ 琥珀色凉虾。 在宜昌的夏天,喝上一碗凉虾,也就意味着凉夏。进口时,清凉的红糖水身先士卒,首先清去肠道内的溽热;接着爽滑的凉虾,在齿颊间弹跳几下,便头也不回地滑入腹中;最终甜美的生果,顺势而上,一举填补了齿颊间的孤寂。 ▲ 宜昌,在江边歇息的人们。 红油小面也好,凉虾也罢,关于惯看风云的宜昌人而言,只要日子气才是宜昌的最佳注脚。 – END –

此条目发表在manbext手机app分类目录,贴了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